四史故事|范志超:“我与侯绍裘老师牺牲前的最后一面”

发布者:史志军 来源:“学习强国”上海学习平台发布时间:2020-05-13 浏览次数:13

侯绍裘(1896—1927),松江人。1923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为松江第一名共产党员,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五卅运动参与和领导者、大革命时期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主要负责人,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牺牲于南京。曾先后创办《问题周刊》《松江评论》等报刊,接办景贤女中,宣传进步思想。

范志超(1906—1988)女,松江人。曾就读于景贤女中,为侯绍裘学生,毕生投身于妇幼及教育发展等进步事业。齐白石赞誉她“莲花心地、雪藕聪明”,柳亚子称其为“三传弟子”,徐悲鸿为其作半身素描像。

1927年,国共合作破裂。3月底,蒋介石加快了反革命的步伐,中共中央派国民党江苏省党部负责人侯绍裘到南京与国民党右派作斗争。从4月2日到达南京至4月9日,他率领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与国民党右派进行了一系列斗争。10日11时,侯绍裘在党的地下交通处大纱帽巷10号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对策。

4月11日凌晨2时,侯绍裘等9人被捕。侯绍裘严词拒绝蒋介石以“江苏省主席”职位的诱降,他和战友们备受酷刑,宁死不屈,全部惨遭杀害,遗体被运到通济门外九龙桥边,投入秦淮河中,英勇就义。

多年后,侯绍裘的学生、时任代理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妇女部部长的范志超回忆了她和侯绍裘牺牲前的最后一面:

一天,他派我出席在夫子庙举行的群众大会,代表省党部讲话,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他见我健康状况较前有起色,工作肯负责,高兴地带着老师的口吻对我说:“志超,你的任务会一天天加重,你要帮我做很多艰巨的工作,可值得信任的朋友太少。”我并不因为受到信任而感到不知所措,而是为自己的健康实况而担心,因为不能担负更多的革命工作感到心情沉重。我半晌说不出话来,他着急地问道“志超,你对我的话有什么感慨吗?”我答道:“多少总有一点,我尽力做你的忠实信徒就是!”

在我去夫子庙赴会的时候,他也将出门去参加一个秘密会议。临走他语气沉重地问我:“今天难保没有特务捣乱,你怕不怕?”随后,他又关照我:“志超,小心些!”我只回答了一句话:“我把生命都交给人民大众了。”“好!我的信徒!”他挥着手里的一卷纸向我微笑而别。

啊,崇敬的侯老师!谁能想到,这短短的交谈,竟是我们永诀的话别。
当我开会回来,天已黑了。晚饭时侯老师没有回来,一直到更深夜半过后,还不见侯老师的踪影,我当即就

有了不祥的预感,通夜不能入眠。第二天清早,我就坐在办公室里,带领几个女学生一起准备开会,实际上是等待侯老师的归来。不到中午,一大群流氓特务闯进安徽公校,到我们的办事处里来行凶捣乱,他们手执木棍、武器,还带着绳索。有两个恶棍将我的双手向后绑起。正在这时,第六军的一位武装同志进来,把我们从虎口中救了出来。而我们的侯老师却在四月十一日凌晨二时被国民党特务逮捕,惨无人道地用刀刺死后装入麻袋,沉入秦淮河中!

侯师!侯师!今天阳光已经普照大地,你可含笑于九泉了。你们的血肉建成了人民通向幸福的康庄大道。(范志超:《纪念良师侯绍裘》)

侯绍裘烈士牺牲后,党组织曾经到南京寻找烈士遗体,并且设法妥善安置烈士妻儿,以免遭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当年,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布尔什维克》发表专门悼念文章。1943年周恩来同志在回顾党的历史时,高度评价侯绍裘烈士与董必武、何叔衡、李大钊、陈潭秋等人第一次国共合作时的卓越贡献。全国解放后,1950年4月,在烈士牺牲23周年之际,在时任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同志的关心下,《解放日报》《文汇报》《新闻报》《大公报》《新民晚报》等都以整版篇幅发表纪念侯绍裘烈士的文章。在今天的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侯绍裘烈士。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侯绍裘烈士短暂而又光辉的一生,就像一颗闪耀的流星,划破旧中国黑暗的夜空,发出耀眼的光芒。虽然烈士离开我们已经90余年了,但是他的革命贡献和高尚品质历久弥新,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中。

(上海松江区史志办)